header image

Research Diaries

華工書信﹝續三﹞            作者:潘美珠

華工書信﹝續三﹞ 作者:潘美珠

                                                                

華工書信 ﹝續二﹞       作者:潘美珠

華工書信 ﹝續二﹞ 作者:潘美珠

華工書信 ﹝續一﹞       作者:潘美珠

華工書信 ﹝續一﹞ 作者:潘美珠

        『加華紀事』意謂紀錄加拿大的華人和華裔的在這塊土地上的故事。但故事是怎樣開始?故事的主角是誰?他們有什麼經歷?這些問題一一引發了我研究華工書信的興趣。         說到故事,其實每一封華工書信都隱藏著一個真實故事、一把聲音。這把聲音娓娓道出故事的始末,聲調時委婉、時激奮,字裏行間反映出寄信人的心情。在此希望透過所選錄的信件,讀者能用心聆聽寄信人的聲音和感受他們的經歷。這些經歷不單是各位華裔先輩的過去,是我們加拿大華人共同擁有的歷史,亦是加拿大歷史的一部分。         由於所有的書信是沒有標點附號,在研究開始時,確實憂慮未能看懂信間內容。幸得在香港讀書時有修讀中國文學和閱讀古文的經驗,這些訓練讓我於處理書件時不用花大量時間便可注上標點,領略信內的意思。        研究過程中最有趣和具挑戰性的是信內的口語化表達方式。早期在加拿大的華人多是來自廣東省四邑地區﹝台山、開平、恩平和新會﹞,日常所用的語言是四邑話和廣東話,抒寫方面實行「以手寫我口」,把很多廣東話的用語﹝或口頭用語﹞也寫在信內,例如:水腳、車腳、唔德﹝得﹞、土﹝討,取的意思﹞,這種夾雜著口頭用語的抒寫風格充滿豐富的地方語言色彩。        由於不懂台山話,我們得到多位懂得台山話的長輩幫忙,組成義工小組舉行工作坊一起研究、分享。記得在第一次工作坊時,我們花了二個小時研讀葉肇美的家書﹝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554﹞,信內含有很多有趣的用語如「回头主﹝紙﹞」、「西銀」和「關亞婆」的故事。在工作坊上跟一班長輩研究書信是整個研究過程最難忘的經驗。當一班長輩用台山話朗讀及解說這些信件時,每封信頓然變得立體化,整個故事的映像都在我腦海浮現出來。同時,在華人社團舉行工作坊,把這些遺忘了的聲音重新帶回華人社區,讓我們瞭解先僑的經歷,義意重大。        信中另一特點是以四邑話音拼北美地方名稱,如尖尾埠﹝Chemainus﹞、花貓埠﹝Fairview﹞、砵黨順﹝Port Townsend﹞等等。這種以四邑話音拼英文地名是海外華人社區的語言文化,反映出先輩靈活地解決日常生活的困難。要確認這些中文翻譯的地方實在是不容易,除了參考書籍外,查閱《大漢公報》亦是一有效途徑。於查考尖尾埠時,幸得域多利大學榮休教授黎全恩博士指導,終於能確定尖尾埠是位於溫哥華島有壁畫城之稱的Chemainus。考查這些中文拼音的地名是很有義意的研究,把考證了的地名放上繪成地圖﹝http://batchgeo.com/map/46e6cb753bddd86d115e7202fd908f18﹞,展視出華裔先輩在加國的足跡。        研究這些信件時,一定不可忽視信封上的寶貴資料如寄信人和收信人的關係、寄信人所住的鄉村名稱、又或寄信日期等等。以葉肇美的家書為例,信封上清楚說明是經香港廣裕豐商號運往永生行。在傳統中國式的信封上,只有中文字而沒有任何郵寄蓋章,可以相信這封信是廣裕豐運貨物到永生行時一並運往溫哥華的。﹝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552﹞        由於這些書信的日期、格式和表達方式仍是傳統中文書信的形式。信內的日期全是採用中國農曆曆法,要瞭解信的日期和年份必要用萬年曆對照。內容和語句則帶有廣東話或台山話的方言,當中有錯別字,夾雜正體、簡體及草書,亦有不暢順的語句,在此所錄的信件全是全文照錄,不清楚的地方以 □ 代替。  一‧出洋篇        農曆壬寅 (1902)年末,馮業渥乘船到溫哥華,抵步後立即寫信給兄長業湛、業立報平安,信封上清楚寫明「內要信煩帶聖堂利源大宝号轉交与蓮塘五福里」的兄長。信內馮業渥清楚紀錄了船越過太平洋時的航線,先在香港上船到上海,然後日本,於長期﹝岐﹞、神戶、橫賓﹝濱﹞停留後,再開船直到域哆唎後抵溫哥華登岸,整個旅程大約要二十五天。信末馮業渥更叮囑家人要常寄家信和贖回已典押的物品。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7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8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9 字奉 業湛業立胞兄大人敬稟者弟自十一月十六日在港付回平安信一封、 諒必收到、伏望    大人身體安康、並合家平安、庶可慰 在外之心矣、弟自十一月十八日在港開行、卄一日到上海埠住五 点、卄三到長期埠住五点、卄四到神戶埠住六点、卄六到橫賓、 住夜晚開行、至十弍月初夜到域哆唎、十一日到鹵水埠、一 路平安、在鹵水埠上船轉搭火車往尖尾埠、好音後報、 馬上萃此 再者家信須要常記、亞福當當之物、千祈贖回、 家中如無艮贖回、使增多母親往岳翁借艮贖回 可也、千祈千祈、 […]

華工書信

 作者:潘美珠       收藏於葉氏家族檔案中的華工書信大多是寫於二十世紀初,這些信都是由中國、美國和加拿大其他城市寄到位於溫哥華華埠的永生行。       1888年,葉生﹝又名葉春田﹞於片打東街51號創立永生行,是華人社區中最具規模的出入口商店之一,專門經營中國食物和用品。永生行於北美、香港和中國都有商業網絡,透過這個跨越太平洋的商業網絡華工的書信亦得以運送或郵寄到溫哥華。       早期的華工大都從事季節性的工作,例如伐木、耕種和在漁廠裏工作。由於沒有穩定的工作和固定的居住地方,他們與家人、朋友及同鄉的書信聯絡都只可寄到相熟的店舖,再由店舖東主把信轉遞給收件人又或當他們有空時到店舖領取信件。寄返家的家書和銀信亦會透過同樣的途徑,這些商號為華工提供「郵遞」服務,成為華工的「信館」。       整個傳遞書信的過程十分轉接,從中國到來的書信往往是寄信人找「寫信佬」代筆,然後把信送到當地的商舖,再由商舖把信送到香港的「金山庒」,下一步再由香港的商號把信件連同貨物一併運往溫哥華的永生行。從美國和加拿大的城市寄來的信有些是透過一般的郵遞網絡,亦有從運送貨物的方法送至永生行。當信件到達永生行後,跟據葉氏家族後人描述葉生會把所有書信貼在商舖的窗上,華工們便到永生行取信。       華工書信以第一身述說海外華僑的生活經歷,信的內容反映出華工在海外孤單、飄泊的生活、對家人的責任、家鄉的惦念及同鄉的照顧。跟五邑銀信一樣,華工書信是研究海外華人歷史的寶庫。前者反形出海外華人匯款對僑鄉的貢獻,後者則細訴出匯款背後的感人故事。       這裏收錄的書信分別錄於四個章節:出洋篇、審訊篇、尋工篇和家鄉篇。它們全是寫於1902和1903年,正是加拿大政府將人頭稅由100加元增至500加元的時候。當時加拿大政府規定所有新抵步的華人必須付人頭稅,只有商人、傳教士、學生或學者和外交官得括免。       這些信就像一度窗戶,透視出在這歷史空間內海外華人面對的壓力,他們解決困難的堅毅精神和生活點滴。在第一章出洋篇內所選錄的一封信是僅有的一封從溫哥華寄返中國家鄉的家書。第二章審訊篇挑選了三封信,內容清楚說明二十世紀初北美政府的不平等和針對華人的移民政策,這嚴厲政策使華人抵步後被拘留、檢驗和審訊,才可上岸。面對苛刻條例,華人只有自尋辦法解決困難,因而出現「口供紙」及「包過」等非法行為。這三封信揭示出早期「口供紙」的內容及形式。第三章尋工篇的書信見證了早期華人積極尋找工作機會的情況,與及居於海外的同鄉互相幫忙的安全網。最後,第四章是家鄉篇,一共收錄了三封信,分別是兒子給父親、母親寫給兒子和姐姐給弟弟的家書。 待續‧‧‧  

Chinese Times (大漢公報)

Chinese Times (大漢公報)

The search engine of Chinese Times 〈大漢公報〉has greatly been improved and has become more user friendly.  Before, the search engine did not accept search by date.  Even the search for individuals or companies was quite difficult.  Lately I have been browsing the Chinese Times for reports on the potato war, I was able to locate the […]

Chinatown visit on May 18, 2012

Chinatown visit on May 18, 2012

I visited the Chinese Freemasons Headquarters of Canada and Kong Chow Benevolent Association together with the WCILCOS Conference participants from Hong Kong, China, Japan, Korea, France, Cuba and Vancouver.  The directors of both associations welcomed us warmly.  Not only did they serve us famous Chinatown treats, they also toured us around the office building.  We […]

Revisiting “the journey”

As the reserach progresses, I have come to realize that 點 (dim or dian) means number of hours.  It is a reference to duration in the old Toishanese and Cantonese expressions. So in Feng Ye Wo’s letter, he boarded the ship for Vancouver on the 18th day of the 11 month.  En route the ship stoped in […]

Chemainus 尖尾利埠

In one of my previous posts, I could not identify the English name for jim may fou 尖尾埠.  I took this question to the June Community Workshop, but still could not find the answer.  I continued to look this up in the Chinese Times for this name.  Two interesting articles popped up.  One was in 1905 […]

地方名稱社區工作坊

卑詩大學「加華紀事」於六月十一日假溫哥華伍胥山公所再次舉行社區工作坊,與多位熱心的社區人士一起探討早期華裔先僑在加拿大的歷史。 承接著今年一月份的活動,是次工作坊的主題是研究於上世紀遺留下來的華工書信內所提及的加拿大或美國地方名。早期移居到北美的華人大多來自台山,他們不諳英語,大多用台山話來音拼本地地方名稱。這些拼音跟現在用法有很大分別,要清楚瞭解信內所提及到的地方、華人所到之處和發生的事情,「加華紀事」研究組得到多位懂得台山話的社區人士幫忙,用台山話反覆多次朗讀信件的內容和地方名稱,再配合現今地圖,嘗試找出所指的地方。 另外,黎全恩教授早前亦與「加華紀事」研究組分享了二十世紀初在域多利拘留抵加華人的“木屋”內的詩句。這些刻在牆上的詩句記錄了拘留者的無奈和悲痛的心情,但現存的圖片檔案只是影像糢糊的零碎片段。研究組成員和各與會的社區人士合力研究詩篇上一些不清楚的字句,其中一位更用台山話唱頌出詩句,還完詩篇的原貎和神韻。 「加華紀事」的領導人余全毅教授和研究組各人充心感謝華裔社區各團體和熱心人士對「加華紀事」的支持。有關「加華紀事」的詳細資料,請瀏覽http://chinesecanadian.ubc.ca.

加華紀事 Toishan Letters Workshop #2

Page 1 of 3123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hinese Canadian Stories: Uncommon Histories from a Common Past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