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華工書信 ﹝續一﹞ 作者:潘美珠

        『加華紀事』意謂紀錄加拿大的華人和華裔的在這塊土地上的故事。但故事是怎樣開始?故事的主角是誰?他們有什麼經歷?這些問題一一引發了我研究華工書信的興趣。

        說到故事,其實每一封華工書信都隱藏著一個真實故事、一把聲音。這把聲音娓娓道出故事的始末,聲調時委婉、時激奮,字裏行間反映出寄信人的心情。在此希望透過所選錄的信件,讀者能用心聆聽寄信人的聲音和感受他們的經歷。這些經歷不單是各位華裔先輩的過去,是我們加拿大華人共同擁有的歷史,亦是加拿大歷史的一部分。 

       由於所有的書信是沒有標點附號,在研究開始時,確實憂慮未能看懂信間內容。幸得在香港讀書時有修讀中國文學和閱讀古文的經驗,這些訓練讓我於處理書件時不用花大量時間便可注上標點,領略信內的意思。

       研究過程中最有趣和具挑戰性的是信內的口語化表達方式。早期在加拿大的華人多是來自廣東省四邑地區﹝台山、開平、恩平和新會﹞,日常所用的語言是四邑話和廣東話,抒寫方面實行「以手寫我口」,把很多廣東話的用語﹝或口頭用語﹞也寫在信內,例如:水腳、車腳、唔德﹝得﹞、土﹝討,取的意思﹞,這種夾雜著口頭用語的抒寫風格充滿豐富的地方語言色彩。

       由於不懂台山話,我們得到多位懂得台山話的長輩幫忙,組成義工小組舉行工作坊一起研究、分享。記得在第一次工作坊時,我們花了二個小時研讀葉肇美的家書﹝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554﹞,信內含有很多有趣的用語如「回头主﹝紙﹞」、「西銀」和「關亞婆」的故事。在工作坊上跟一班長輩研究書信是整個研究過程最難忘的經驗。當一班長輩用台山話朗讀及解說這些信件時,每封信頓然變得立體化,整個故事的映像都在我腦海浮現出來。同時,在華人社團舉行工作坊,把這些遺忘了的聲音重新帶回華人社區,讓我們瞭解先僑的經歷,義意重大。

       信中另一特點是以四邑話音拼北美地方名稱,如尖尾埠﹝Chemainus﹞、花貓埠﹝Fairview﹞、砵黨順﹝Port Townsend﹞等等。這種以四邑話音拼英文地名是海外華人社區的語言文化,反映出先輩靈活地解決日常生活的困難。要確認這些中文翻譯的地方實在是不容易,除了參考書籍外,查閱《大漢公報》亦是一有效途徑。於查考尖尾埠時,幸得域多利大學榮休教授黎全恩博士指導,終於能確定尖尾埠是位於溫哥華島有壁畫城之稱的Chemainus。考查這些中文拼音的地名是很有義意的研究,把考證了的地名放上繪成地圖﹝http://batchgeo.com/map/46e6cb753bddd86d115e7202fd908f18﹞,展視出華裔先輩在加國的足跡。

       研究這些信件時,一定不可忽視信封上的寶貴資料如寄信人和收信人的關係、寄信人所住的鄉村名稱、又或寄信日期等等。以葉肇美的家書為例,信封上清楚說明是經香港廣裕豐商號運往永生行。在傳統中國式的信封上,只有中文字而沒有任何郵寄蓋章,可以相信這封信是廣裕豐運貨物到永生行時一並運往溫哥華的。﹝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552

       由於這些書信的日期、格式和表達方式仍是傳統中文書信的形式。信內的日期全是採用中國農曆曆法,要瞭解信的日期和年份必要用萬年曆對照。內容和語句則帶有廣東話或台山話的方言,當中有錯別字,夾雜正體、簡體及草書,亦有不暢順的語句,在此所錄的信件全是全文照錄,不清楚的地方以 代替。

 一‧出洋篇

       農曆壬寅 (1902)年末,馮業渥乘船到溫哥華,抵步後立即寫信給兄長業湛、業立報平安,信封上清楚寫明「內要信煩帶聖堂利源大宝号轉交与蓮塘五福里」的兄長。信內馮業渥清楚紀錄了船越過太平洋時的航線,先在香港上船到上海,然後日本,於長期﹝岐﹞、神戶、橫賓﹝濱﹞停留後,再開船直到域哆唎後抵溫哥華登岸,整個旅程大約要二十五天。信末馮業渥更叮囑家人要常寄家信和贖回已典押的物品。

 yip sang.699

             

 

 

 

yip sang.698

 yip sang.697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7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8

http://digitalcollections.library.ubc.ca/u?/yipsang,699

字奉

業湛業立胞兄大人敬稟者自十一月十六日在港付回平安信一封、

諒必收到、伏望    大人身體安康、並合家平安、庶可慰

在外之心矣、自十一月十八日在港開行、卄一日到上海埠住五

点、卄三到長期埠住五点、卄四到神戶埠住六点、卄六到橫賓、

住夜晚開行、至十弍月初夜到域哆唎、十一日到鹵水埠、一

路平安、在鹵水埠上船轉搭火車往尖尾埠、好音後報、

馬上萃此

再者家信須要常記、亞福當當之物、千祈贖回、

家中如無艮贖回、使增多母親往岳翁借艮贖回

可也、千祈千祈、

恭請

金安並問合家均安                            壬寅十弍月十一日弟業渥字奉

       信中可見馮業渥清楚認識航程所經之處的名稱,例如在日本各埠、域哆唎和鹵水埠,還有到步後轉往尖尾埠 (Chemainus)。馮業渥可能是曾在鹵水埠工作,回鄉探親後再次出洋。

       除了報平安外,馮業渥於信末更叮囑家人必定要贖回典押的物件。雖然不知典押物件為何,字裏行間卻看出兩件事情;而這正是全封家書的精髓。第一,馮業渥十分重視已經典雅的物件,因此他提醒家人不論如何,甚至借銀也要把物件贖回。第二,雖不清楚典押的因由,亦不知道押回來的錢是作什麼用途,但卻可見家中生活拮据。若不是生活困難,也不用把珍貴的物件押掉,押來的錢可能是用來解決買糧食、治病,甚至是支付馮業渥出洋的費用。

待續‧‧‧

 

Post Comment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hinese Canadian Stories: Uncommon Histories from a Common Past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